为什么离婚这种事,总裁也要他代劳啊。

  他发现,他这个助理做得可真是细无巨细了。

  出了吃喝拉撒和生孩子,他应该替总裁把什么事都给办了。

  “有。”

  沉默半晌过后,夏曦羽将艾克松开的离婚协议书递还给他,道:“医院附近的那套房子还有申氏的股份,我一分都不会要。”

  “夫人,这是总裁给您的,这申氏的股份也是从总裁自己手中分出来的,跟董事长没关系。”

  艾克以为,夏曦羽是因为嫌弃那些股份是申方儒的,才会拒绝。

  “不管是申擎的,还是申家的,我都不要,他之前送给我的那些夏氏的股份已经够多了,这些我不需要。”

  夏曦羽拒绝得很坚决,艾克不禁面露为难之色。

  总裁就是想离婚后也能让夫人有更好的保障,才会让出了他手上这么多股份给她。

  有这些股份在,哪怕夏氏倒了,夫人以后都不用愁,有申氏在后面撑着,连董事长也无权管。

  怎么夫人就想不明白呢,还要跟总裁赌气吗?

   初见的红裙女郎舞动迷人身影

  虽然总裁隐瞒董事长做的那些事确实不对,可总裁做的补偿也可以让夫人原谅了吧。

  艾克为难地皱起了眉,道:“夫人,总裁说,如果您不同意上面的条件,他就不会签这个协议。”

  夏曦羽给艾克的话惹得禁不住笑了起来,“我还第一次这样送钱给别人还逼着别人接受的。”

  可不是嘛,可总裁就是这样做了啊……

  艾克在心里嘀咕道。

  最后,不管艾克用什么方法,夏曦羽都不愿意接受,艾克没办法,只好离开了。

  艾克离开之后,夏曦羽的眼神也暗淡了下来,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的时候,见炎溯正一脸看戏的表情靠在墙上看着她。

  看到炎溯,夏曦羽的心里就有一种本能的抵触,眉头,也下意识地拧了起来。

  “申氏集团百分是三十的股份,这得有几十个亿吧,你前夫倒是挺大方。”

  炎溯一脸八卦地走向她。

  夏曦羽跟他不太熟,炎溯这样跟她讲话,总让她觉得有些不怀好意。

  “偷看别人的东西也是炎少主经常做的事吗?”

  她不悦地沉下脸,用眼神斜睨了他一眼,继续往前走。

  “我可没有偷看,只是路过的时候,正好扫了一眼,谁让我视力好呢。”

  炎溯跟在夏曦羽身边走着,那玩世不恭的样子,跟夏曦羽第一天认识的那个炎溯有些截然不同。

  夏曦羽甚至觉得,是不是混帮派的人都有让人分辨不出真性情的好几面。

  她没理会炎溯,继续往外科大楼的方向走去。

  炎溯也一路跟着没有离开,终于,夏曦羽有些忍不住了,停下脚步侧目看他,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  “我也回外科,顺路。”

  炎溯回答得非常干脆,干脆到让夏曦羽无从反驳。

  宋潮现在还在外科的icu病房躺着,炎溯本来就只负责宋潮,确实不需要待在别的地方。

  夏曦羽没再跟他说话,刚往前走了几步,身子却突然间被炎溯一把扯到一边,压在了身后的电梯边的大理石墙上。

  夏曦羽被炎溯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惹恼了,也顾不上他多么危险的身份,咬牙道:“炎少主,我跟你一点都不熟,你这种自来熟的行为,会不会太不尊重了?”

  “这有什么?反正你都要跟你前夫离婚了,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吗?”

  夏曦羽的心里有些恼火,也不知道炎溯这种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。

  “你刚才不是偷听听得很开心么?难道没听到我老公还没签字吗?你想当我们中间的第三者吗?”

  “你要是愿意,我不介意当奸夫。”

  炎溯挑了一下眉,还是那玩世不恭的痞子模样。

  “你开玩笑的样子,就跟你杀人的样子一样,很可怕。”

  夏曦羽一把将炎溯从自己面前推开。

  此时,电梯正好打开门,她转身走了进去。

  炎溯一笑,目光,朝前方拐角处那隐没的身影冷冷地扫了一眼,随后,进了电梯。

  刚才那个人是谁?为什么要在医院这种公众地方盯着夏曦羽?

  如果不是他刚才快一步的话,他是不是就直接冲上来了?

  他的目光,若有所思地看向身旁还有些怒气的夏曦羽,随后,又恢复了刚才玩世不恭的模样。

  “听你的语气,好像见过我杀人似的。”

  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炎溯讪讪地摸了摸鼻尖,“你这个比喻很……别致。”

  哎,还是印象中那个说话容易得罪人的丫头啊。

  炎溯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  自从出了上次的事之后,夏曦羽就再也没有回公寓那边住了。

  因为当时那人伪装得太好,警方完全找不到半点线索,久而久之,就渐渐淡了。

  就这样,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。

  夏曦羽拒绝了申擎的离婚协议书上的内容,果然,申擎没有再提离婚的事,两人的关系又是继续僵持着。

  只是,最近这段时间,经常在花边新闻上看到申擎身边多了一个十分靓丽又知性的女子,整天跟他在公司出双入对,一起上下班。

  很多人都在纷纷猜测,申擎跟他夫人的婚姻是不是遇上了危机。

  但是,他们离婚的消息一直没有出来,谁也不敢乱猜测。

  沈意怀孕了之后,加上唐允一次一次地针对她,她有些担心这个孩子,便打算住到夏家去。

  正好,夏曦羽也以陪沈意为借口,回到了夏家。

  夏母的情况越来越差,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不清醒,也就没怎么管她的事了。

  客厅里,沈意看着夏曦羽面容平静地翻着手中的八卦杂志,完全没有被上面的花边新闻所影响,心里反而更加担心了。

  伸手将夏曦羽手中的杂志夺了过来,扔到一边,“这种捕风捉影的八卦杂志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看了?”

  “反正今天不用值班,无聊就看看嘛。”

  她耸了耸肩,丝毫没提半句关于申擎跟杂志上那个妖艳女子的事。黄瓜在线app下载苹果版

黄瓜在线app下载苹果版已关闭评论 未分类 Tags: